憨批本憨

没有圈名,心情好不好都不一定会更新,来看文的不用拘束随性点,反正发言冒犯到我的话我会直接怼你
哦,我喜欢小熊猫

给你们看下我对象

@天国老柘木 

她好的不得了,没什么事儿,就是实在忍不住了想炫耀一下

Q:在食物语中姐妹们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才把礼物送错了

我要是能抽到很多远洋机械手稿我怎么可能至于为了好感度不择手段什么都送给蟹蟹吗,我连蝴蝶结都送了,绝

说真的,我把那条挂人的条给删了,但我永远都会关注那位肽肽,解禁一次,只要不道歉我就会继续举报:)

对不起,我是没办法翻墙的兔兔脑残粉还真是给【我还是喜欢xx的人】添麻烦了呢:)

说我攻击同胞,我看就是个汉奸,汉奸不是我的同胞。

魔物管理员手记4

反正是个扑街,拖更也没什么关系啦

新年快乐啊看到这篇文的有缘人

搞cp哪有拓展世界观有趣啦,诶嘿

#################

        驱魔人今天中午没什么事,默默地缩在一家生意差劲的快餐店的一角浏览关于魔物保护法最新的消息。

  又推迟颁布了,他看了看没人注意他,摘下了口罩塞了一口汉堡,也对,社会风气如此嘛。

  “就像中世纪的人不会去在意动物保护,曾经的人们大多数也不会为了一条狗去治人的罪——包括现在有些地区的人也不会,所以能有保护魔物这个想法出现已经很好了。”

  他难得打了一段还算温和中肯的评论,接着打开了游戏论坛继续和对家开始对喷垃圾话。

  毕竟,这是事关谁的老婆强度更高的终极之战。

  绝对不能输!!

  死宅的终极之战终结于同事拜托他帮忙照看管理处的短信,驱魔人默默地关掉了游戏论坛的页面,反正自己已经骂赢了。

  果然我的老婆是最强的!

  醒醒啊!骂战胜利了人生都快开始失败了啊喂!

  每个月都往游戏上氪金工资的三分之二用来养老婆,已经不知道该夸是真爱还是别的什么了啊喂!

  好歹把家里坏掉的洗衣机给换了再氪金吧啊喂!

  当然驱魔人并不能听到什么来自异世界的谜之音,他只是又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用中暑都阻止不了他戴口罩穿长袖的气势一鼓作气往空调间外走。

  快餐店的店员听见了门外传来摩托车启动的声音,漫不经心的抬头,却只看见了一身红衣的某人骑着小电驴,几秒后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嗯?小电驴可以开出这种音效吗?算了,应该是听错了,店员小姐继续低下头,和自己的男朋友开视频。

  另一边超最快的速,吃最贵的罚单的驱魔人先生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往管理处开。

  考不出驾照只能开开小电驴了,要追求速度就只能找人帮忙改装改装了,只要有心(和钱),小电驴都能开出鬼火的速度。

  “看,闪电侠!”

  “不,蹿这么快还是银头发的肯定是快银。”

  到市区来采购生活物资和药物的雨燕远远地就看到了那辆鬼火小电驴,然后他左手提着袋子右手拿着手机拍了个视频发给了裘克。

  雨燕:[视频]

  雨燕:裘克你快看!我也想这么飙车!

  裘克:不你不想......不,想都别想。

  然而这世俗的一切都与孤高的小电驴骑士驱魔人没有关系,只要他开的够快,别人的视线就追不上他。

  ——除了引擎一响爹妈可能白养这个缺点以外,开的快的好处还是很多的,比如说平时最起码两小时的路程硬是能被压缩成四十五分钟。

  把头盔摘下来,然后拧了拧自己的刘海,驱魔人轻车熟路的把自己的小电驴停去管理处的车库。

  再上来时他看到一辆不太起眼的黑色小汽车缓缓驶离,让他注意到这辆小汽车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鸟不拉屎的郊区很少有车经过,而是那辆小汽车左后方的车门上有一个类似某种蕨类植物的logo。

  驱魔人眨了眨眼睛,想起来前几天看到的新闻:

  【欧蒂丽斯制药公司宣布将在本市郊区再次设立三处分公司。】

  这么郊的地方也要设啊……

  在这个真·鸟不拉屎猫不叫春的地儿设立分公司,真的不会有什么别的意图吗?

  当然这事儿再怎么也轮不到驱魔人去管,所以他只想赶紧进门去管理处吹空调。

  从地毯下拿出钥匙,打开门后他看见了一大坨蓝色的毛绒绒守在门口,显然不是人类的生物投来的视线并不会让他感到不适,驱魔人把口罩摘了下来试图露出微笑和对方打个招呼。

  “嗨,下午好今天天气真好特别适合吃饭啊你吃了吗吃的什么啊?”

  寄生嗷的发出了一声发出犬科动物特有的惨叫,连滚带爬的往自己房间跑。

  屋子里的空调有多凉快,驱魔人现在就有多尴尬。

  其实他是挺心动和有人类智商的魔物交朋友的,说真的他还蛮喜欢毛绒绒的,能和他搭上话的物种。

  不过目前在对方眼里看来他似乎有能止小儿夜啼之类的功效。

  驱魔人:我好像被你家孩子讨厌了(´╥ω╥`)

  他坐到沙发上给管理员发了个消息,过了好一会儿后对方才回复。

  魔物管理员:我还以为昨天那孩子在笼子里的时候你就意识到了,至少在我的认知里他从来没对人发过脾气——除了你。

  魔物管理员:我在忙,晚点回消息。

  魔物管理员:啊对了,帮我看下电脑里有没有人要来应聘,如果有就让他明天下午两点直接过来面试。

  驱魔人:我才没有被讨厌(´;ω;`)

  大概吧。

  驱魔人没抱太大希望的去帮对方看了看电脑里的邮箱,管理员这儿的招聘启事已经挂出去快大半年了,一点水花都没起来过,不过每天都要去看看也是惯例了。

  梦想总是要有的,比如这次,不就实现了吗。

  “啊。”

  一封署名班恩的应聘信息出现在管理员数据奇多的收件箱里,驱魔人粗略的扫了一下对方发过来的信息:活的,没病,识字儿。

  好的,可以,合格了。

  怎么说呢,假设有千分之一的几率有哪家公司用他去做hr了,那么估计倒闭就是两年之内的事儿了吧。

  快速的编辑了一封回复邮件,删减去习惯性打上的颜表情后一时之间驱魔人进入了无所事事的时间,平时他早就该接到哪里有人家养的魔物犬又走失了的消息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本来应该消防队去做却因为物种问题需要他来解决的事情。

  可惜出勤没带游戏机,管理处的大头电脑平时网络奇差连steam游戏都下载不了,只能拿来办公。

  无聊之下他视线扫过管理员摊开在桌面上的工作笔记,上面的字迹弯弯扭扭就像是被狗刨了的蚯蚓一样。

  他皱眉,对方以前写字很好看的。

  是以前那次意外的后遗症吗?

  门外有一个好奇又警惕的小家伙,自以为非常隐蔽的偷偷看着办公室里的人。

  “……你喜欢足球吗?”

  思索了良久后驱魔人选择了一个不那么八婆的话题和对方开口道。

  犬科都会喜欢球类吧?

  “……”

  并不。

  “好吧,你喜欢什么?”

  三分钟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驱魔人换了个话题。

  “感染,管理员,好吃的。”

  “感染?”

  “我的哥哥。”

  驱魔人想起来之前管理员拜托他找的那只红色的狼人:“他是不是红色的?”

  “红色是什么?”

  驱魔人想了下,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比你深一点点,”寄生歪头,“只有一点点。”

  色盲?

  他走过去,试探着伸手想摸摸对方那颗毛乎乎的脑袋。

  寄生犹豫片刻,自己把头凑了上去。

  “如果你话能少点的话,”他含含糊糊的念叨,“我就不那么烦你了。”

  驱魔人蹲下丨身,像rua狗一样rua对方的脑袋:“你要是个人类,我想你根本没什么机会听到我说话。”

  “我是人类,”

  寄生执拗的重复了一遍:“我是人类。”

  “我有公,公民身……份证?虽然管理员说失效了。”

  实际上按照正常法规来说,寄生和感染是完全和公民这两个字无缘的。

  不过一年前恰逢收容法实验性的新出台了“人形造物可以在被收养的前提下获得公民身份”这条法规,管理员因为证件原因无法收养这两个狼崽子,于是他便托关系给他们找了收养家庭——其实也是钻了个不大不小的漏洞,按理来说两只狼崽子应该属于“天生”而非“人造产物”,但之前管理处的大小事宜那位名义上的领导不太去管,于是管理员便小小的动用了一下职位便利。

  不过后来的结果就是一个还在失踪状态不知道在哪里乱窜,一个因为被收养家庭遗弃,规定时限内再找不到收养家庭的话公民身份就要过期了。

  事儿上加事儿,管理员愁的都拿自己的工资去加码招聘信息的薪资了。

  好在驱魔人虽然是一线外勤人员,但实际上没有调来这座城市之前他也做过后勤,顺手帮管理员整理掉今天魔物的信息记录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

  当然不困难并不代表不麻烦,信息记录和存档外加一些零碎的工作把时间消磨的很快,等到他和跟屁虫寄生终于把最后一条记录做完的时候天色已经非常黑了。

  “他再不回来我就赶不上夜巡了。”驱魔人有些苦恼的合上了管理员的工作笔记。

  “我可以看家。”

  “不是看不看家的问题,是规定不能没人超过一个半小时,如果今天我不来管理员也会叫里奥派人或者是叫特雷西她过来的。”

  里奥是这里警察局的局长,管理处和警局偶尔会有良性接触,而特雷西属于特殊后勤,驱魔人的小电驴和便携式军火库棺材就是她改装的。

  至于为什么不能没人的原因。

  大概和地下室里那几个稍微有些危险性的收容物有关吧。

  也许是想要夜巡的渴望——并不渴望——被某尊可以实现愿望的神给听到了,几分钟后门外传来了车库开启的声音,片刻后又是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驱魔人有心和老朋友打个招呼,但忍耐再三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跳窗跑了。

  对不起,果然和熟悉的人类说话还是太为难了!

新的一年,继续拖更

深夜悲伤一波
从最开始员外出现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问题,蟹蟹最开始的名字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就只有已经仙去的员外才知道了吧。
(俺晓得蟹蟹是天宫甲型贰号,天宫二号聊天的时候打起来方便)

把自己的欧气都贴一下,
悄悄的送一点给大家,老天爷是不会介意的吧

不是p的
我大概就是官方狗托吧´・ᴗ・`
蟹哥他真的好可爱(。◝ᴗ◜。)你要心吗?我去菜场给你买几个(?)
祝大家都欧气满满呀

我他妈做错了什么深夜逛lof看到了讨厌的人
为了不看到他们我都已经换号了诶?

魔物管理员手记3

矿工帽和磁铁被管理员收在了阁楼最深处了。

年龄设定↓

狼崽19岁(心理年龄12-13)红的那个智商就快3岁了

(他们生病了呢)

小燕子21,裘克同岁(是竹马竹马ヾ(●´∇`●)ノ)

驱魔人34(还是单身,初恋曾经是纸片人,情敌是纸片人卫宫巨侠←重点错

管理员28,活的比上面那个34的现充点

【驱魔人没有驾照,平时出门要么步行要么开改装过的小电驴】

##############

  “诶哟。”

  魔物管理员左手拿着一袋饲料,踩在梯子上正在给一株长着猫脸的向日葵浇水。

  那株向日葵张开了毛茸茸的小嘴,狸花猫的脸毫不犹豫的朝着管理员的手咬了过去,然后一如既往的咬了个空。

  “诶真是的,天天都想咬我。”

  他无奈的笑了下,然后爬下几个阶梯,打开笼子,给另一只魔物的食盆里倒了些饲料。

  寄生在底下帮忙喂最下面几层魔物,有些小家伙还记得他,有些大半年没见过他,现在看到了就开始张牙舞爪的宣誓领地主权想打一架。

  “管理员,”他叫了对方一声,“现在还是不能放他们出来吗?”

  “嗯?什么?”

  “小兔子,”他指了指笼子里那些身躯上多出了两对翅膀的安哥拉兔,“他们也很乖啊。”

  “前段时间还是能让他们在屋子里随便晃悠的啦,”管理员拍了拍手套上的碎屑,一节一节的下着梯子,“最近有说新领导要来,估计要检查我这儿,就让他们先回笼子里待几天吧。”

  “那我呢?”寄生又指了指自己。

  “你不用,之后我再给你和感染搞一份新的暂住证,顶多没有公民身份而已。”

  寄生似懂非懂的点头,把手伸进笼子里摸着安哥拉兔柔软的,纤长到不可思议的毛发。

  笼子里的四只兔子在肉食者的气味中靠在一块瑟瑟发抖。

  “好可爱。”

  管理员相当猛男的拎着各种饲料归位,随后准备往办公区走,经过还在玩兔子的寄生旁边时他也腾出只手揉搓着对方毛茸茸的脑袋。

  “回去咯,等会儿吃披萨吧。”

  “好耶。”

  申请入境表演的马戏团已经靠港了,管理员寻思着自己弄好午饭然后直接开车过去正好可以在之前邮件讲好的约定时间里赶到港口,运气好的话还能早点回来,在半夜之前完成之前剩下的那些文书工作。

  ——月末还正好赶上了新领导和老领导交接,管理员得做比平时多三四倍的活,最难受的是还没有加班费拿。

  他一边安排着下午的行程,一边押着寄生乖乖洗了个手,接着从冰箱里拿出了芝士鸡肉味的披萨丢去微波炉里加热。

  制度还是不够完善啊,他有些头疼的腹诽着上头那群吃白饭的,按道理海关那边也应该有具有魔物学相关知识的同事,但到现在都快一年多了这个部门还是没有申请下来。

  天地良心,管理员不跑一线很久了,现在还得自己开车自己加油去港口亲自查看检验。

  他实在不太想去想象再过几年有关魔物的交易越加成熟后他的工作量会变得有多大,如果那时候管文职的还只有他一个人的话,管理员会毫不犹豫的申请把自己调回一线去捶有危险性的魔物。

  好歹那个只伤身不伤脑子。

  讲道理,他现在管的管理处总共已经收容了超过300个魔物了,地下室还关了不少特别危险的,明显已经是在超负荷工作。

  管理员是挺喜欢干这份工作的,他也很喜欢魔物,但透支工作总不是什么好事——再有意思的工作也许要劳逸结合不是吗?

  打个比方,让你们天天996去打同一款游戏,不打吐了才怪。

  “我们可以看电视吗?”寄生一边咀嚼着披萨一边喝了口纯净水,管理员不许他多喝可乐,所以他想把今天的一瓶留在晚上享用。

  管理员没什么胃口,把自己的那份也推给了对方:“如果三台没有放海绵宝宝的话麻烦切到七台看新闻。”

  三台在放广告,寄生有些失望的把电视切到了七台。

  新闻在播报竞选州长的最新进度,屏幕上的政客们为了拉票嘴里说的天花乱坠,管理员吐槽道谁给他多招点同事来他就给谁投票。

  “那,”寄生看着电视,嗫嚅了一会儿,“如果他们谁能让我和感染成为公民我就给他们投票。”

  “嗯?”

  “这样你就不用为我们能不能去读书想那么多办法了,”他脑袋上颇有弹性的耳朵抖了抖,“而且我也不想要养父母。”

  “他们总是不要我们......我更喜欢你。”

  “......”

  管理员叹了口气,伸手过去给蓝色的狼崽弹了个脑瓜崩:“你今天可以多喝一瓶可乐。”

  “耶——”

  吃完午饭收拾完餐具——洗两个杯子而已,披萨没有用盘子装——管理员交代了寄生乖乖看家,顺便给驱魔人发了个消息让他没事的话就到管理处帮忙,钥匙在门口地毯下往左数第四块瓷砖下面。

  驱魔人:“好嘞OWO~正好没啥事儿,恰完饭就来=w=+”

  魔物管理员:“......你每次上网是不是都有点活泼过头了?”

  驱魔人:“(⊙A⊙)有嘛?”

  魔物管理员:“......你开心就好,有感染的消息吗?”

  驱魔人:“诶,不,暂时还完全没有。”

  管理员把手机揣回兜里,坐在车上点了根烟,然后才启动了停在后院外的车。

  烟草的苦涩刺激着味蕾,他沉迷这种滋味,唯一能比得过它的恐怕就只有酒精和油墨的味道了。

  “呋——还好下午不堵车。”

  之前还有太阳的天空现在却积起了灰色的乌云,希望可以晚点下雨,他还想顺路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呢,下雨的话堵车就很麻烦了。

  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开去港口的路途并没有落雨,管理员半途打开了车窗试图驱散一些尼古丁的味道,毕竟车载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快半包烟的烟头了。

  估计我不到30就会得肺癌了,嗯,没两年了,他自嘲的想到。

  随便找了个停车位,管理员双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朝约定的地点走去。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没继续抽烟——肺癌是小事,回头万一给要见的人举报了,新上司拿他开刀可就是大事了。

  顺序搞反了吧,正视顺便重视一下肺癌的问题啊喂!

  魔物专用仓库离停车位并不远,唯一的小插曲是看仓库的先生尽责的拦住了有些吊儿郎当想要直接进去的管理员:“请出示下证件或者通行证,先生。”

  对文书工作一向负责但其他方面有些懈怠的魔物管理员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啊。”

  糟了。

  证件忘在车上了。

  “那个啥,”感受到对方的目光,他下意识的用手拨弄了几下自己左脸脸侧的头发,“可以稍微行个方便吗?”

  “不可以呢。”

  看仓库的先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礼,他略带歉意但还是坚决的回答道,不过他还是稍微松了下口:“但给我其他能证明您身份的东西也可以让您过去。”

  “算了,谢谢您的好意。”

  管理员最后还是一路小跑回了车上,出了证件之外还拿了一顶被杂物给压扁了的浅灰色鸭舌帽。

  他正了正整理之后仍旧有些皱巴的鸭舌帽,压低了帽檐往回走去。

  “呼,真糟糕。”不管是同情还是厌恶,那种看待异类的眼神还是那样让人不舒服。

  住在郊区大半年没出门了,都忘了自己的脸是什么德行了,果然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吗。

  ——果然还是再抽一根吧。

  小插曲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管理员偷偷把抽了一半的烟给掐了,进到仓库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衣着华服,正在等待的两个人。

  “久等了,哪一位是团长?”

  “是我,”其中一位略微颔首就当打过了招呼,“我想您一定也有不少需要处理的公务,那么不必要的寒暄就别再继续了。”

  管理员觉得对方是个鼻孔长得比眼睛还要高,故作高傲矜持的憨批,所以他压了压帽檐悄咪咪白了对方一眼,然后直接走向关着魔物们的笼子。

  他听到身后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责备着团长屁话真多。

  团长没有说话,两人一言不发的跟在管理员身后,看着他一边核对着登记的魔物数量一边在自己的速写本上写写画画。

  “双翼安哥拉兔为什么少了一只?”管理员在某个笼子前停下了脚步,“而且还有四翼的混养在一起?”

  “变兔子戏法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另一个人抢在团长先生之前开口道,“四翼的不能和双翼的混养吗?”

  “不能,很容易打架。”

  管理员把速写本和笔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脸色非常严肃的看着身后的两人。

  “别的先不说——我们就谈这一笼。”

  “首先是干草,你们为什么不提供足够的干草给他们磨牙?请先明白一点,先生们,在是一只魔兽之前他们是一只安哥拉兔,如果不给他们足够的干草磨牙的话,牙齿过长会引起很多疾病。”

  “还有,有几只雌兔明显怀孕了,为什么不把雄兔和她们分笼?这种饲养环境才养死了一只,我真是感叹贵马戏团名下魔物的求生欲。”

  “至于其他的魔物,”管理员阴沉的笑了笑,“我看见了殴打留下的伤痕,亲眼看见的。”

  “最后一件事,怎么称呼您?戴巫师帽的先生?”

  “梅林,叫我梅林就可以。”

  “真名?”

  “不,艺名,我的真名不太拿的出手,”梅林肘击了一下想要开口的团长,继续和管理员交涉道,“先生,我得承认,很抱歉我们确实对魔物的生活环境和训练方式处理的不太妥当......但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过饲养程序在入境规则之内吧?”

  “确实不在,”管理员点了点头,“但安全措施的处理和防护措施在内,需要我给你们指出来吗?”

  “不了,不了,先生,我对我们马戏团的疏忽深感歉意,”梅林行了一个特别浮夸的脱帽礼,“希望您能给几天让我们处理一下这些原本不太重视的问题——毕竟除了魔物之外我们已经拿到了其他所有的入境申请了。”

  管理员想说关我屁事,但他怕被举报。

  太苦了,一线后勤真的是太苦了。

############

关于安哥拉兔球

兔子是需要喝水的!!!不管是什么哺乳类都是需要水的!!!!

果蔬的水分不能代替饮用水!!!!

不能给兔子喝水是谣言!谣言!谣言!